國內新聞
王者榮耀一哥年薪千萬 “凌晨八點” 里皮:恒大辦青少年賽事有標志意義 住建部原副部長建議征空置稅:中國房 佛山一空調企業曾懟過董明珠,如今市 人民幣中間價今日大幅下調340點 創去 歐洲紅魔25分鐘上演3球逆轉 全隊8人 日本隊站著出局 最后時刻還想絕殺 甘薇:樂視債務問題會負責到底 希望 鄭智馮瀟霆進人才入戶公示名單 正式 一文讀懂顧雛軍案:禍起郎咸平 入獄
行業百科
英特爾回美國建廠背后的真相:并不 電商購物“炒信”行為,刷單將首次 商用電陶爐提醒你代購的“洋貨”, 火鍋電磁爐網提醒你 家用電器是有 空氣凈化器市場亂象 銷售說不明白 商用火鍋電磁爐為什么要使用特種黑 蚌埠 家用電磁爐煮火鍋突然爆炸 幸 阿里投資海爾背后的一盤棋 密謀電 家電巨關東芝遭遇虧損轉型 東芝關 五部委警示 比特幣不是貨幣 風險在
在線調查

您目前在用的產品有哪些

國內新聞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國內新聞 ? 王者榮耀一哥年薪千萬 “凌晨八點”睡不知道自家小區長啥樣

王者榮耀一哥年薪千萬 “凌晨八點”睡不知道自家小區長啥樣

2018-11-22 17:23:40 豪太電器 火鍋電磁爐信息網 點擊數:

撰文/向林麗 徐思佳

下午六點鐘,位于樂山城邊上的電競主播嗨氏家中,第一頓飯才剛剛開始。說是一家人,其實也只有嗨氏和他的媽媽,還有負責他們母子生活起居的煮飯阿姨,偶爾會有一兩個助理加入,不過這套幾百平的住宅里,兩三個人才是常態。

電競主播嗨氏

飯桌上,嗨氏的媽媽(粉絲稱她為嗨媽)熱情地張羅著,給大家夾菜、盛湯,而一邊的嗨氏只是沉默地吃飯,一邊盯著手機。這個能直播好幾個小時說個不停的電競主播,下了直播卻很少說話。他剛剛起床不到一個小時,這頓下午六點的“早飯”過后,他就將開啟新一天的工作。

“凌晨八點”, 終于可以睡覺了

“早飯”過后,這個家庭開始正式進入工作狀態。

嗨氏走進平常直播的房間,這間幾平米的小屋專門用來直播,陳設并不多。一張書桌,上面擺放著兩個碩大的電腦顯示屏;一個櫥柜,展示著嗨氏收藏的各種手辦、獎杯,還有粉絲送的小禮物;好幾盆綠植,一顆用來殺菌的洋蔥,就是這件屋子的全部擺設。

嗨氏的直播間

就是在這間屋子里,嗨氏通過鏡頭展示自己玩游戲、吃零食的日常,數年如一日。打開電腦、調試設備、敲擊鍵盤、目光在兩個碩大的屏幕之間來回流轉,反復連續。與此同時,還要與觀看直播的觀眾互動,念出屏幕上的彈幕,跟他們調侃幾句,長達幾個小時的直播此時算是正式開始了。

作為一名電競主播,嗨氏最主要的工作就是直播玩游戲,向觀眾展示自己各種炫目的技能和操作。每天上線之后,他都會先直播玩王者榮耀,或者堡壘之夜,在緊張廝殺的同時,他還用略帶一點四川口音的普通話解說戰況,稱自己的對手為“兄弟”,講幾個小段子,一張一弛,游刃有余。

幾局廝殺,偶爾跟網友互動抽獎,時間就來到了凌晨。平常工作日這時候就可以關掉直播,但節假日看直播的人很多,普遍睡得也晚,所以他還會再增加一個主機游戲環節,一播就又是好幾個小時。越是節假日,主播們就會越忙,特別是在國慶節、中秋節這樣的小長假。嗨氏回憶說,自己已經好幾次跨年都是守著鏡頭度過的了。

在直播間的小屋子之外,家里的其他人也沒有閑著。嗨媽坐在客廳的地毯上,眼睛緊緊盯著手機,屏幕上播放的正是嗨氏直播的畫面。嗨媽的工作是管理直播間的發言和彈幕,“吵架或者故意引戰的,我都會第一時間處理。”兒子在小屋里播幾個小時,她在外面守幾個小時。

嗨氏的媽媽守著兒子直播

一般嗨氏會在凌晨兩三點關播,吃自己的第二頓飯。不過果腹之后,等待他的是更加繁瑣的工作。他需要將剛剛直播的視頻上傳,十多個平臺一個都不能落,一天都不能少。這項工作耗時冗長,有時候翻盤局視頻很大,傳到第二天下午四點的情況也發生過。

傳視頻的同時,他就開始練習技術或者試玩當下新的游戲。嗨氏訓練時,直播的小屋子會掛上一個“訓練中 別進!”的牌子,這時候,誰都不能靠近,連送水果的生活阿姨也不例外。電子競技,菜是原罪。對于電競主播來說,游戲的技術至關重要,用嗨氏自己的話來說,“技術下滑太嚴重就沒有觀眾來看了”。

嗨氏的訓練時間,誰都不可以打擾

等到這所有的傳視頻、訓練的瑣事全部結束之后,他一天的工作才算是正式完成。“我稱之為‘凌晨八點’,吃每天的第三頓飯,然后趕緊睡覺”。這就是嗨氏的日常,從他開始做主播以來,按照這份黑白顛倒的日程表,過著復制粘貼一樣的“規律”生活,數年如一日。

800塊錢,可以買好多碗好多碗米線了

1997年出生,如今還未滿21歲的嗨氏, 進入這個行業卻已經有七八年了。“從馬里奧、魂斗羅那個單機游戲的年代開始就喜歡玩游戲”的他,從小就對游戲展現了極大的熱情。不過,真正讓他走進這個行業,還得感謝一個游戲里的“對手”。

在當時的一個游戲中,嗨氏發揮太過突出而遭到對手質疑,對方懷疑他在游戲中使用了******************。為了自證清白,他把自己玩游戲的視頻上傳到網站邀請當時的對手來看。成功證明自己之外,高超的技術還幫助他收獲了第一批粉絲。

嗨氏直播間的電腦

隨后,嗨氏開始不斷上傳自己的游戲視頻,一發不可收。不到三個月,就收獲了四萬粉絲。這時嗨氏13歲,2010年。這一年,iphone4才剛剛發布,智能手機的發展尚處于方興未艾階段,四萬粉絲已經是一個相當大的體量。隨著粉絲數增多的,還有視頻的播放量。

飆升的視頻播放量,讓嗨氏得到了視頻平臺的注意。視頻平臺開始主動聯系他,為了激勵他不斷創作新的視頻,平臺決定向他發放獎勵金。800塊,這是嗨氏拿到的第一筆獎勵金。

在那個“一碗米線只要五毛錢”的年代,800塊對于一個剛剛上初中的小孩子來說,簡直就是一筆巨款。這個無心插柳的意外之喜讓他嘗到甜頭,玩自己喜歡的游戲,同時還能賺到錢,在13歲的嗨氏看來,選擇這一行作為職業再完美不過了。

嗨氏小時候父母離異,他一直跟著媽媽生活,在面臨重大選擇的時候,他都會跟自己的媽媽商量。彼時,玩游戲還被當作玩物喪志、小孩需要戒“網癮”,嗨媽卻在跟兒子聊過一次后,一口答應了嗨氏的選擇。

在嗨媽眼中,他的兒子有同齡小孩少有的懂事,“(離婚后)嗨嗨很想替我分擔家庭重任,他對于游戲的態度也并不是沉迷,我和他一樣很看好這個行業。”就這樣,母子倆在旁人“想錢想瘋了”的一片質疑聲中,一頭扎進這個行業。

嗨氏從13歲開始就進入電競行業

嗨氏決心成為一個優質視頻UP主,他開始研究視頻平臺的獎勵金制度,琢磨怎樣的視頻的能夠獲得更大的點擊量,怎么做出更好的視頻。在和母親溝通之后,他們母子倆共同決定跳出普通的初高中教育體系,前往技術學校學了剪輯、電腦編程,還考了計算機工程師證。

而另一邊,網絡信息技術不斷成熟,直播這種新形式開始慢慢醞釀。嗨氏至今記得自己的第一次直播,玩的是一個很老的主機游戲,叫地鐵2033。盡管那個時候的直播畫質渣到不行,還經常卡頓,這個新鮮事物所帶來的即時互動的形式仍然讓他眼前一亮。

同樣是打游戲,憑借網絡技術實現的實時互動,克服了時間差,也帶來吸引更過關注,從視頻UP主轉為游戲主播,是一條再順理成章不過的路了。四年前,嗨氏正式簽約成為一名主播。

他成為主播的這幾年,正好是直播行業從無到有再不斷壯大的階段,爆款游戲更新迭代、主播們的人氣此起彼伏。嗨氏也終于成為一名坐擁幾百萬粉絲的大主播,走到路上經常會被粉絲要求合影簽名。

嗨氏成為了一名電競主播

如今,他已經賺到好多好多個800塊,但他卻仍牢牢記得13歲那年最開始賺到的那800塊錢,他給爸爸媽媽買了禮物,請自己的表哥和朋友吃了飯,“非常爽,覺得自己特別有面子”。

年薪千萬,嗨哥不只是主播

去年,嗨氏換平臺一事吵得沸沸揚揚。一年多的漫長拉鋸戰之后,背后的恩怨是非仍舊在當局者之間撕扯。

不過這樁拉鋸戰也從側面透露了一些數據:“根據虎牙公司的認可,江海濤在2016年10月9日至2017年8月在虎牙公司平臺直播,在這不足一年的時間里,江海濤的收益為11186666.24元。”

嗨氏與虎牙直播的合同糾紛

不到一年的時間,超過一千萬的收入。自直播行業沖進人們的視線開始,主播們的收入就成為一個熱門話題。“年薪千萬”、“比肩一線娛樂明星”,各種說法甚囂塵上。而這一次,當直播平臺給出了一個確切的數據時,吃瓜群眾們還是被嚇了一跳。

我們前往采訪時,出租車司機還專門提醒說,“那邊可不好打車呀,住那兒的,人人都有私家車”。 出租車司機口中的這個高檔住宅小區,正是嗨氏在樂山的住所。在當地的房屋買賣平臺上,這個小區的房子均價超過三百萬。不過出租車司機卻表示并沒有聽說過這個在網絡上當紅的大主播,只說“干這一行聽起來好有錢哦,肯定比我們賺的多嘛”。

除了房子,嗨氏還有一個自己的小團隊:一個煮飯阿姨,負責母子倆的生活起居;一個負責整理數據,包括嗨氏每天的直播數據,各個平臺的播放量等等;一位負責與平臺對接,由于嗨氏的時間晝夜顛倒,必須有人在白天的時候幫忙交接工作;一位司機,負責一些后勤的雜事兒。聊到這份工作時,負責后勤的小伙說,“比我自己在外面工作的工資肯定是要好得多了,唯一就是時間上有點不適應。”

嗨氏直播晝夜顛倒,工作人員也一樣。

除此之外,嗨氏還有一個自己網店。這個叫做“嗨吃不夠”的零食店有著他強烈的個人標簽,店鋪首頁能夠看到“滿98送簽名照”等活動之外,在各款零食的評論區,點贊最多評論也并不是關于零食本身,而是粉絲的“告白”。

嗨氏說這個零食店的初衷其實也是一個意外。早些時候他的直播還不那么頻繁時,喜歡搜羅各種稀奇古怪的零食,拍攝成測評節目,粉絲們愛看,他錄得也開心。后來為了方便粉絲購買這些他吃過或者推薦的零食,他干脆開了一個網店,專門賣這些小零食。

即使他現如今已經很久沒有錄過零食測評節目,也很久沒有在直播中吃過零食,這個網店的銷售量仍然居高不下。店鋪量收藏達到27萬,幾乎每一款熱門小零食都顯示月銷量超過一千。

2017年6月,嗨氏還作為嘉賓參與錄制了綜藝節目《高能少年團》,和王俊凱、劉昊然等一眾小鮮肉同臺。從電競主播到綜藝嘉賓,回憶起在這一次在澳門錄制的經歷,嗨氏說這是一次很好的經歷,如果有合適的機會,會考慮繼續參加。

電競主播風光背后是拿命在博

2017年,中國電競行業進入爆發期,整體市場規模已經突破650億元,各大主播的收入也是水漲船高,某些頭部主播幾千萬年薪堪比娛樂明星的消息每過一段時間就會吵得沸沸揚揚。

然而根據《2017主播職業報告》顯示,這些名利雙收的主播有84%的人遭受著職業病,“拿命在博”更是常態。大多數觀眾只有在下班或者放學的時候才有時間觀看直播,所以主播工作的時間基本上是在夜晚。熬夜成為常態,像嗨氏這樣晝夜完全顛倒的也不在少數。再加上高強度的工作,身體出現問題已經是家常便飯。

嗨氏凌晨邊傳視頻邊吃泡面

“我們這一行就是熬夜,沒有誰不熬夜的。”據嗨氏自己說,他認識的主播里,就有好幾個被下了病危通知書的,最后不得不轉業。這些退圈的人,有的去做了公務員,有的去當了老師,重新回到朝九晚五的正常生活作息。

嗨氏曾經跟隨媽媽前往廣州生活,由于無法適應當地的氣候,再加上不斷熬夜,他幾次在直播的時候流鼻血。母子倆不得不又搬回了四川樂山老家。他們現在所居住的這套房子位于樂山的城邊上,周圍環境十分安靜,一面靠山、一面朝江,視野開闊。

不過嗨氏并沒有時間欣賞這些景色。回來一年多他流鼻血的癥狀雖然好轉了,下樓的次數卻屈指可數,他甚至到現在都不知道自己家小區長什么樣子,每天只是反復撲在直播的事情之中。

氣候條件不適可以搬家,身體勞損卻無處可逃。長年累月的大聲說話,嗨氏的聲帶受損嚴重:正常人的聲帶是粉色的,而他的卻已經變成白色了。醫生建議他必須減少說話的時長,注意保養,但是作為主播,他每天與觀眾交流就意味著必須不停地說,甚至需要一連說上五六個小時。

在他直播時的書桌上,放著一個大得可以稱之為“缸”的水杯,能裝下一升多水。每天五六個小時的直播,他能喝掉好幾杯。而桌子右邊的三層抽屜里,全部塞滿了各種治嗓子的藥片。即使是這樣,他的嗓子還是越來越沙啞。為了保護嗓子,下了直播之后他便很少說話。

下了直播,嗨氏很少說話

嗨氏的媽媽說,他們母子倆每天說話的機會少之又少。最常見的情況就是,嗨氏在小房間直播,嗨媽在屏幕上看著他直播。“我不敢睡啊,已經發生過好幾次(主播猝死)的事情了,每天他忙完安安全全上樓睡覺之后,我才能睡。”

最近一兩個月,嗨氏和媽媽向平臺爭取了每周一停播的機會。根據數據顯示,周一是直播平臺流量最少的一天,他們選擇在這一天短暫休息,而最大的奢侈就是周一這天去看場電影。酷愛美國大片的嗨氏,近期最開心的事情就是去看了《諜中諜》。

結語

在緊湊的日程表上玩命奔跑的母子倆,除了直播之外幾乎沒有了自己的生活。嗨媽說母子倆最新的合照還是去年生日的時匆忙拍了一張。而即使是在過生日這樣的日子里,直播也是不能停的,更不要說與空出時間跟親朋好友聚會出游。

嗨氏最近也有些苦惱。小時候常走的那條路完全變了模樣,他全然不知。世界每天發生新鮮的事,他的全部卻只有幾塊屏幕。偶爾向往自由地玩耍,卻又被時間表牽絆住腳步。日復一日的玩著相同的游戲,也早就沒了當年的興趣,“要不是還有那么多觀眾看著、粉絲陪著,這些游戲我一點都不想玩。”

嗨氏只知道房間里的茉莉花開了,但是卻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樣子

當被問到如果重新回到13歲會做怎樣的選擇時,嗨氏有些遲疑:“八年了,我都已經做了這么久了,它(直播)已經是生活的一部分,也許現在像其他人一樣早睡早起的正常生活還會不適應。”

后來我們把同樣的問題拋給嗨氏的媽媽,嗨媽的回答卻很篤定:“欲戴皇冠必承其重。不管有多辛苦,在該拼搏的年紀就應該全身心地去拼搏。”

不過最近,一向“全勤”的嗨氏卻突然停了直播。15號凌晨,他在直播間跟粉絲說想要去國外念書。嗨媽說,這一次,他不打算學電腦也不打算學動漫,“這次想學一些不一樣的,不過都還在考慮之中。”

盡管出去讀書的主意已經打定,嗨氏考慮的第一件事還是直播。宣布可能出國讀書的那天晚上,他在直播間安慰粉絲說,如果去了美國他就在美國時間早上直播,這樣國內是晚上粉絲們正好能看到。


上一篇: 里皮:恒大辦青少年賽事有標志意義 中國球員缺國際視野
下一篇: 無
在線客服
  • 銷售在線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 售后服務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 技術支持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分享到:
平特三肖